仙人阿掌

果然还是要加油啊。

白子孤狼:

或许是我这个人太保守,但我真觉得不理性或者付不起责任的爱,都太廉价了。
因为一时冲动做了出格的事,哪怕披着少年情动的所谓美的外衣,我也觉得这种价值观不敢苟同。现在很多小说和电影都充斥着这种情节,太颓靡了。
为什么现在会以崇尚那种经不起时间和现实的摧残,轻的就像一张纸,一缕烟一样的感情为美?我真的不懂。
难道“一诺千金,忠贞不渝”已经感动不了人心了吗?

欧/美/同/人/文/平/台/AO3/使/用/教/程

8 Mile(人间蒸发):

老福特强无敌,连我个教程都屏蔽


一般屏蔽解锁要很久,我不如直接再发个


***




LOF自从从那个黑白LOGO改成现在这个之后是越改越烂了,对文手越来越不友好。其实在百度上也能搜索到AO3使用教程,官方也有中文教程,但我在这里再写一个手把手的傻瓜式使用教程,如果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可以评论。


更详细的教程请看官方FAQ


多图!


***


 


什么是AO3?


 


AO3全称The Archive of Our Own——一个“ A”和三个“O”——官方中文为AO3作品库,是一个非盈利性及非商业性并用于储存同人衍生作品的网站,例如同人文,未来还会支持同人艺术作品,同人视频与有声书的上传。


AO3虽然是同人网站,但你也可以在上面发原创作品。


 



首页界面



 


百度直接搜索AO3,或用下面这个网址打开网站。


https://archiveofourown.org/


 







Fandoms 同人分类


Browse 浏览


Search 搜索


About 没有用,不管




同人分类里就是Find your favourite里写的,有什么呢?








如何注册?








点Get Invited!


填入邮箱等待邀请,这可能要花上几天,AO3每天给出三千个邀请,看看等待人数自己估算一下。


或者你可以让已经有账户的小伙伴给你的邮箱发邀请码。


注册成功之后就可以点击右上的Log in登入了。







登入之后的个人界面





作品标题前的那四个小方块是什么?







由这四个小方块可以看出作品的基本信息——左上分级,右上配对取向,左下AO3提供的警告,右下作品是否完成。





要注意的是没有分级的作品会在搜索时被AO3当成限制



有些作者为了防止剧透也会用不选择警告。





右下很简单,打钩就是已完成。





一篇文的基本信息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这篇文基本在讲什么了。


这篇文是普遍级,男男,主要角色死亡(TAG第一个),已完成,来自Undertale同人。


TAG里有阴影的是配对,接下来是角色,角色完后是作者自定义的TAG——Genocide Run屠杀线,Angst刀子,两个Freeform大多数同人不需要也不好解释,一个AU,Hanahaki Disease花吐症。


下面写的是一篇文的Summary概述【你可能遇到像我这样概述写得特别差的。


AO3不会数中文字数。





搜索



左上角和右上角的Search都可以用,右上角的是粗略的搜索,先来讲左上的。


左上可以搜索作品,用户,Tag以及书签。


点Work作品进入详细搜索。





界面上的选项都是刚刚讲过的,按需要输进去就好了。





关注,下载,KUDOS







注册之后每篇文的上面会有这些,第一个是书签(我这个是已添加书签状态),第二个是马克,第三个评论。


第四个Subscribe订阅,点了之后每次作者更新都会给你的邮箱发邮件。我最爽的时候就是十月份好多大大做Kinktober挑战,每天都能收到提示更新的邮件x


第四个就是下载文档了。




你也可以点进作者主页,订阅作者,收到大大新文的提示邮件。


每篇文最下面会有一个KUDOS按钮,有一个小爱心,看完文的话请点一下表示喜欢,以及留下评论





接下来这部分是发文,单纯看文的不用看这部分。




点New Work,这里我把我以前一篇文《罅隙之间》发上去。



第一个分级,第二个警告。我选的是13岁以上,不警告。


填Fandoms时会有备选选项,没有的话就直接打上去就好。






分类,cp配对,角色,附加TAG。


附加TAG也可以不打或者用中文,我用英文主要是英文有备选。



标题,添加共同创作者,概述,作者注释。


作者注释可以在开头或是末尾添加。




这篇文属于某个同人作品集/挑战。


把这篇文送给(别把用户名填错了)


该作品是改编作品、翻译、有声小说或其灵感来源于另一作品。


这篇文有多章节,可以写有多少章,不确定就不填,章节名称。


语言选中文。




点右上的Rich Text之后就可以把文放进去了。


点Preview,不满意继续修改Edit,满意的话就Post。


完成。




点Add Chapter继续添加章节。


 


***


 


这就是大概的教程了,评论或者私信留邮箱我能发几个邀请码【不知道上限是几个


我个人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lamper


在老福特上看我文的小伙伴可以顺手关注下。






漆黑的星子:

霸凌就是霸凌。曾發生過的事實與一個人的為人/人格在其他方面是否有閃光點或者對待自己人討喜/友善無關,否認這點的不用試圖跟我討論,我們今生無話可講。


這並不僅是因為我喜歡某個虛構人物,而是我一直站在校園霸凌者的周遭......他們的作為已經經年累月令我相當想吐了。好學生誰不會呢,優秀臉討師長喜愛,然而轉頭就嘲笑沉默低調的女同學。從妝容到能力,從鞋子到蕩婦羞辱。

想想看,你只是安安靜靜去上六十人的大堂課,你沒有成群結黨。你坐在第一排好聽教授的講課,你的同學在還沒上課前偶然發現你可以取樂,於是他們坐在最後一排,大聲喊著:哈哈哈你看那個女的妝真濃,跟刷牆一樣,粉都要掉下來了!

並且在那之後四年都喊與他們無冤仇的同學為濃妝妹。只要她一出現就被大聲嘲笑。
這還只是當中一個案例。




他們不討喜嗎?他們都沒做過對的事嗎?他們沒能力沒令人佩服之處又不值得喜愛嗎?


不,很遺憾,他們是我同屆中論實力強悍者。但這些人也一直樂於在日常隨機找樂子,辱罵譏諷他們看不慣的任何人事(哪怕你只是從走廊路過),對那些受他們霸凌者,從未道歉或有絲毫歉意。




這令我我感到相當噁心。再想想,喜愛他們的人之中有少數理直氣壯宣稱:誰叫她自己妝那麼濃呢,難道講不得嗎?


喔,她如果反唇相譏,你們又要說她自己也不是好貨,她罵回去了。


倒因為果雞賊得真讓人想吐。




擁有足夠的能力或先天優勢,不是讓你拿來欺負那些你看不順眼的弱勢者的......在能選擇時,縱有個人觀感,我也盡量秉持公平。



這對一個還在苦苦追討公義未得者而言並不容易。



是否必須要作為完美受害者才有理由追討公理?但即使如此,我也沒看到該受刑法制裁者得到任何懲罰。



我活在這樣的世界,可當我擁有權力或力量時,我僅僅希望它能用來公平仲裁。不要讓當年那些事重演......不再有遭害而未能伸張者。




幼年就在暗夜被埋伏追殺不是什麼好記憶。至今這麼做的人都還在等著躺領鉅額遺產,而都已經二十多年了,我仍噩夢連連。


喜愛這種人是一回事,要說那也不算什麼徹底無視或者你們受害者活該又是另一回事。這簡直就是來自真實世界的諷刺了。




我個人體驗的現實中,長年的最大幫兇還對著一起被追殺的軟柿子說:你們怎麼這麼愛計較,都過去了啊,度量不要這麼小。




然後在我走過去凝視時屁都不敢放一個。




這也應證了我的觀察,一旁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只要讓他感受生命威脅就好了。什麼毛病都沒。


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就解決了所有問題,錯都長在被霸凌者身上喔,喔不這怎能算霸凌呢,喜歡的人做的事都是對的,當然是倒楣鬼的錯啊。



拒絕承認那是霸凌的人當然就是這種心態囉。也不想想自己什麼東西,真放在同個三次元環境信不信我第一個就能霸凌你啊www

不幹是因為我還有起碼的道德底線。而有些人正在恣意地動搖我的底線。




沒有痛過的人永遠不會懂。事實上我也從未期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理解過。你們只會讓我滿心黑暗,並且覺得自己的選擇可能錯了......我希望這是一個更公平的世界,即使僅僅在我微小的能力範圍。




這些時常出現的愚蠢發言則往往令我感到還是選擇報社比較輕鬆。在這種情況下還要逼迫自己努力看向有常識的良善群眾那邊可以說是非常困難了......



我並不是在懇求理解。我是在說,我他媽作為長年受害者非常不穩定。並且崇尚暴力解決事情。(一如慣於遭受的)但我還不想淪為霸凌者,所以少用低能言論煩我。



沒被威脅過生命的人真是嘴嘴最輕鬆。先被打到殘廢再檢討你自己被打是做錯什麼吧。




因為可能周遭有某人看你不順眼囉。誰叫你存在就是這麼討厭呢。檢討一下吧?




聽說引用洋文比較高大上啊,我也來一段鐵證吧,出自原文為德語的譯文哈利波特同人圈中的黑暗面 (Die dunkle Seite des Harry-Potter-Fandoms):





你們不想成為他人的狙擊目標嗎?那麼你們就別上傳任何同人小說了。也就是說,根本就什麼都別做了。總會有些踽踽獨行的人們,基於各種理由而落得成為他人眼中釘的下場。我簡單引述一下HP第五集裡詹姆.波特的話,因為它作為理由同樣完全吻合:


「應該是說,他這個人的存在就惹到大家…」


(譯註:作者引述的原句為:„Nun, es ist eher die Tatsache, dass er existiert ...“此處直接對應節錄自台版HP5頁710的譯句。)


只要將「他」替換成「那位同人小說作者」……其實說到底也是同一回事。




洋文論文舉例,原著霸凌理由由當事人親口認證喔。再各種詭辯啊,真是好棒棒。需要替裝瞎的人放大字體貼牆上嗎?



妄自以為自己不會成為目標總能站在霸凌一方身後實在太好笑了。自信爆棚。是不是以為每個受害者都不會交際手腕一生情商低沒朋友啊?又,是什麼自信讓你以為自己永遠不會被當狩獵目標呢?科科。大概是至今還算幸運順遂的人生吧。


只要試一試,隨機的惡運就像俄羅斯輪盤一樣......可不是那發子彈永遠不會輪到你。




哪天小拇指踢到櫃子就備感委屈自我憐憫嚶嚶哭泣(喔櫃子壓死人你們也不會眨眼的,誰叫那個倒楣鬼自己要靠著櫃子呢他自找的)時想想這句話就行了。


別弄錯了,我早穿著工具靴,踢到櫃子也只是櫃子會裂。我只是憎恨無能者沒被揍吐過又愛大放厥詞指責檢討受害者罷了。



也不要以為別人總是身為受害方才會出來說話。

開頭我舉例的那些霸凌者,我的大學同學。在這段歲月中受害的角色與我無關......本來我與他們十幾人是一夥的。入學時相識,一夥人玩得愉快,直到越來越發現不對,直到無法忍受自己一直作為沉默的幫凶並且漸行漸遠為止。

說起來是很簡單,但原本我們是從第一堂課到最後一堂都會一群人一起行動。下課等每個人到齊,考試也在外頭等到最後一個人交卷,吃飯一起吃,空堂一起找地方成群坐下......這種程度的緊密性。

在那之中的話題永遠是某個或某些倒楣蛋。

你必須一起嘲笑被狩獵者。或保持微笑,或至少沉默不糾正或指出這整件事都不該發生。甚至無法在被隨機針對的當事人暫離回來後告訴她,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內發生了什麼......他們就當著保持安靜的幾十人的面前如何說你。



我沒辦法抵抗一整個團體......但至少能以行動表態。(即使選擇離開也因自己是否成為話題或看不順眼目標的未知數而有壓力)畢竟當你選擇與他們同行時,無論個人意願與否,你就是一份支持的力量。



雖然回想時仍不免感受自己的過錯,大概是缺少勇氣做對的事......當時我的確害怕自己如果發聲了,會取而代之成為下一個狩獵目標。(那看來也是極有可能的,後來有件事,挺身而出的女生又被他們在眾人面前罵了三年的婊子。)


但至少算是與某些黑白顛倒擁護者的差異處吧。



喔,這是比較好的心理羞辱貶低霸凌了。需要談談實質的肢體暴力威脅的話我還有三年的例子。



當然了,底下引述的例子也算肢體暴力了。還有實質生命威脅呢。或者可以說那不是霸凌,是廣義上的謀殺未遂。對某些人而言也許這種定性比較炫酷比較好吧。


別搞錯了,在某種傾向上我也贊同(甚至喜歡)用各種手段解決討厭鬼。畢竟從霸凌者身上學會了很多,包括嘴上用說的還要聽過太爽的雜魚不痛不癢逼逼,能一勞永逸就別錯過。但我不會說(假使)一旦這麼做了的我既偉光正又正義凜然。又當又立的事,實在需要一個人無任何廉恥,壞,蠢,又壞又蠢。真幹不來。




否定我論述依據的人可以寫個同意書讓我帶你到懸崖邊,讓你自己後退摔下,沒死算你賺了。我是對的。因為我就看你不爽,你的存在激怒我了,為何不自己折斷脖子?



什麼,還想回嘴?活該被針對!就是你這麼愛回嘴才有人看不爽你。



同一件事換個人就不懂了?真好笑,把名字遮住以後每件事你們都將無法分辨善惡對錯:

哎呀,這是對的還是錯的呢,我怎知道哪件事是我喜歡的人做的呢!我得先知道才能說它對還錯啊!著急!



來學一下你們的自證邏輯:

要嘛我沒有霸凌過人所以我有資格為受害者發言;要嘛我霸凌過人所以我有資格為這類人代言或指認我的同類。


以上是我個人的薛定谔式霸凌。一直不吭聲好像還就你得意洋洋的瞎jb歪理特別金貴。




少躲在網後成日逼逼「這不是霸凌我說了算」,約一約懸崖見。自願摔死證明上述行徑非霸凌的我出機票。要社會還不簡單。帶幾個人圍觀又怎能算霸凌呢。


「應該是說,他這個人的存在就惹到大家…」




同理。誰人無朋友,我也有大家啊。出車馬費的話大概還能招一團人看,科科。


而且最好的一點在於你全然自願成為這樣一個自證非受霸凌角色。我會確保我的朋友不會為了避免我成為殺人兇手趕緊來阻止你摔下去。可以說是非常愉快了。


甚至我現在就能預見他們都會說你一定做了什麼,你活該



畢竟我待他們很好,為人正直,平日形象又很正義,不是那種會霸凌他人的人,每個遭我追殺的人都理當先反省自己。



有這樣一群能看透事實真相的朋友真溫馨。




Spinner's End:



坚信Marauders在学生时代对Severus的行为不算校园凌霸的,请试想一下,Marauders有四个人(哪怕Petter更多是添乱——但SS仍需提防他,哪怕Lupin不会参与——但若SS真对JP造成威胁时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于是SS也不得不提防他,哪怕只剩下SB和JP两个人仍旧是二对一),James Potter手里有活点地图和隐身衣,Severus在学校没有任何朋友会站在他这头帮他,如果在这种情况下Severus还能和四人组打成平手,互有胜负,而不是每次倒霉的都是他的话,要不然SS是能以一敌四,且对手有死亡圣器这种外挂的情况下还能取胜的绝世高手,要不然SB和JP就是在以多敌少,手握各种外挂的情况下还不能占得优势的弱者。╮(╯▽╰)╭ 愿意这样以为的,我也没法拦着你们。




当然,Severus显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小白莲花,但就原著披露出的信息来看,SS并未主动攻击Marauders,也没做过什么符合Marauders所指控的食死徒预备役该有的狠辣举动,相反他打击报复Marauders的方式居然是搜集他们的罪证,好让老邓开除他们,除了嘴上不饶人以及和食死徒预备役结交之外,SS在学生时期并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断然不是活该被当着半校的人脱下裤子,往嘴里塞肥皂的,更不活该被送进狼人窝里被活活咬死的。在有倒挂金钟事件和尖叫棚屋事件背书的情况下,在JP拥有活点地图和隐身衣的情况下,无论SS在反击Marauders时有没有用过神锋无影,无论SS是不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诅咒JP的机会,Marauders在学生时代对Severus的行为,在我这就是校园凌霸。




排每一个字。

Totease:

其实看见文和图下面留“*他!”“*哭他”留言的妹子,我一直觉得挺反感也挺同情她们的。

一个姑娘究竟要受多大来自异性的恶意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

DD入口赫勒拿:



转载请自便。




节选自戴锦华《后革命的幽灵种种》。


我觉得这部分很值得反思。


当我们在谈耽美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攻受”的时候,当我们在定义“虐”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渣贱”的时候——


我们到底在谈什么?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z1xArgoA6kSbeUX7ny3Ug


关于漫画83话的一点猜想

       嗯对,就是麦克斩钉截铁的说“有内奸”的那一话。我之前就一直觉得有哪里不对,动画播出后终于想明白了――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啊?

       一个当了十多年职英的智力A,应该能想到“敌方有未知个性”或者“安全系统被黑了”之类的『根本没有内奸』的可能性吧?一个当了十多年电台主播兼各种活动司仪的人,不会不知道“有内奸”这个假设的提出,会动摇雄英内部的信任基础吧?

       麦克无法自证清白,这个假设会让他自己也被人怀疑,那他为什么还要说?就算他因为接连出事智熄了,校长为什么要顺着他的话说?以校长的智力和地位,如果不想让雄英内部陷入互相怀疑,反驳他实在很容易吧。

       套相泽老师一句话:这不合理。如果麦克和校长在这一话的异常表现,不是因为“平哥没想那么多”这种三次元原因的话,那我只能想到一个可能――麦克知道了什么。他【想到过】“敌方有未知个性”之类的可能性,但出于某种原因又把它排除了。只是这个“原因”并不具体,所以他决定诈一手观察下大家的反应。

       这同样可以解释校长的接话行为:它察觉了麦克的动机并决定协助,或者就是它授意麦克提出这个猜想。还有一种可能是黑化的是校长,用假线索误导麦克就为了耍人玩,但那样就太黑了直接成青年漫了……私心想要排除掉。

       当然要真只是平哥没想那么多,一人一鼠(?)同时智熄也很正常就是了。这种事之前也发生过,比如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林间合宿时相泽怎么就带着洸汰先走了……怎么看都是让绿谷带洸汰回城/他送两人回城之后再出来比较合理吧?

        只是这样会稍微有点失望啊→_→

      (醒醒你只是想看麦克加戏想疯了)

我终于想明白相泽老师这个笑的即视感是哪来的了……

这不就是大龙猫吗!

改叫龙猫笑好了(。

关于新地图的通关碎碎念……

新地图出来后还蛮开心的,毕竟打胁们毕业很久了还没一起出过战,于是就让他们一人一个盾兵出发了。

结果三刀装的枪爹贼硬,似乎还很喜欢集火?队里的兼桑被枪爹一路戳戳戳戳一直戳到二十血其他人一点事情都没有,忍无可忍爆了真剑结果是-1-1-1……仿佛看见了兼桑脸上具象化的大写MMP。

好在不是每个枪爹都这么硬,只有一个刀装的那种还是蛮好打的……打胁二刀开眼能成功怼死三槽枪爹。没有枪爹的点就和之前一样是一刀一个,有一些点经验会减半来着,具体哪些点没注意不过是在道中。

不知道宣传页上的“三段战”是不是要通关三次才能触发什么东西的意思?不过通关一次就可以进六四了。

四图看起来挺短的……就一个沟但打胁队沟了两次,队长换成短刀小夜后进了王点,不知道是有短不沟还是单纯看运气。据说最后一场是日战于是全员带了投石上了马,然而第一次进王点还是夜战……具体是不是第三次王点变成日战,还有待继续通关验证。

顺便吐槽一下六四敌名对清光光的恶意→_→,我家清光在六四拿MVP的概率相当高(仅有的几次还是黑白开眼抢走的),不知道是就我这样还是都这样……

那么大概就这些啦。

关于秘宝里次次中箭的鹤球……

带着已毕业的大太太刀三花打们进了秘宝之里,然后发现每次触发毒箭卡时鹤大球都会中招……简直是精确打击。所以是因为鹤球平日搞事太多结果报应不爽天道轮回呢,还是说我家鹤球是个平日里天天在本丸搞事,但真遇到事儿了还挺有“我可是最了解陷阱的刀”这样的蜜汁责任感【x。的刀?

后面那种还挺带感的。

【露中】逆时症患者

    *非国设,酗酒作家露&工薪族耀的故事,有少年阿尔友情出没和一句话隐米英,阿米好像OOC了
    *一如既往的啰嗦和烂尾,故事节奏把握不好的同时还加上了设定BUG
    *逆时梗来自很久以前看过的某短篇小说

              这样也可以吗?

       那来吧……


        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时间开始倒流了。

        他是在一次与爱人的争吵之后陷入这奇怪的时间流的。他记得那天深夜自己踉踉跄跄的回了家,在自家爱人近乎漠然的注视中砸碎了一切然后倒头大睡,睁开眼睛时却看到了完好玻璃上跳跃的阳光。

      “……耀?”

        他有些不确定的唤出声来,但一股奇怪的笃定感告诉他不会有回应。他坐起来,眼睛像是早知道有什么存在一般的看向身旁,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一张便签。

      『今晚我们好好谈谈,然后就此分开吧。』

        伊万有些失神。不是因为纸条本身的内容,让他感到荒谬的是睁开眼睛之后的这一系列场景。他都经历过,这些都是是酗酒那天早上的他的所见,当晚他因为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好好发了场疯。

        怎么回事?

        他起身穿好拖鞋然后走下床,在迈出卧室门口的时候深深吸了口气。一切都还完整着。他环顾四周,目光在落到餐桌上之前止了步。他还记得那天早上耀在餐桌上放的是两个肉松面包。目光扫过去,肉松面包两个。

        怎么回事。

        伊万回到卧室,换衣,洗漱,在完好无损的镜子前刮着完好无损的胡子。荒诞。满溢的荒诞感取代了上一次此时此刻纯粹的怒火。他打开电脑,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操纵鼠标,果不其然看到凭空少了一份文档。一万多字,这是他昨天的狂怒之作而敲完之后他立马发了一份给耀,现在它消失了。

        伊万的内心泛起微妙的庆幸。

        好像也不错。

        他嚼着面包开始一天的工作。并没有感受到上次那样的惊惧与狂怒,于是脑中的缪斯打开了温柔与恳切的盖子。这样好像也不错,他这样想着以至于没发现自己立刻就接受了这个充满荒诞的情景。一次重来的机会,他想,他可以把这封满载温情与理智的信件发给他的爱人,这样他们就可以好好谈谈而不是像上次那样把见面变成一场纯粹的兽性发泄。对,他们两个可以好好谈谈,没有酒精没有发疯的熊,两个成年人的对话。

        也许这样就可以挽回点什么。他这么想着,以至于按下发送键后甚至没有立刻冲向伏特加。

        可耀没有回来。

        他的爱人没有像他记忆里的那样回来,俄罗斯人在沙发上熬了一宿。睁开眼睛时困惑的北极熊又一次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的位置有个浅浅的凹痕,他走出卧室门,耀刚好把红豆面包扔到桌子上。

     “早。”伊万鬼使神差的说。

       耀没理他,转身出了门。但伊万确信他转身的时候稍微瞥了自己一眼,他歪了歪头,果然在关门声传来之前听到了一声叹息。

     “别就吃这个,还有少喝点酒。”

       好极了,上一次没有这句话。



       于是这荒谬而趣味的游戏就开始了。每天晚上闭眼之后伊万会在脑海中快速的将上一次发生的事情过一遍,再放心的将自己交给睡眠。他依然有酒瘾,但不再像上一次那样发展到嗜酒如命的地步。他变得早起,有时甚至早到身边人还在熟睡的地步。他开始试着玩笑,温存或是准备早餐。他甚至背下了自己的全部作品然后每天在电脑上敲击一两节,并且习惯于一觉醒来后再看着它消失。就这样一天,两天,他和耀的身体向着青年的身体转变。伊万感到他的酒瘾一天天的小下去而耀对他的态度一天天的好起来,他乐在其中。

      『我得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当然啦,作为一个称职的小说家,伊万有这个念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这经历太奇异也太珍稀,他的理智不是没有警告过,但兴高采烈的灵感们显然没给理智反驳的空间。管他呢,灵感们说,你已经做了很多改变未来的事情,早就不差这一件啦。

        于是他新建了一个文档,并且用去了那一天几乎全部的时间。喷涌而出的灵感带走了他的全部精力。他睡得昏沉,醒来时却立刻发现了什么不对:手机像是掐准了时间一样的狂叫起来,有个少年的声音对伊万说他们得谈谈立刻马上。

        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了。

        他成了大作家布拉金斯基。


     “我们是一路人,布拉金斯基先生。”

        这是少年见到伊万之后的第一句话,在当地最大的一家书店里。他的身后是放满大作家布拉金斯基作品的一整排书架,伊万注意到少年的湛蓝大眼睛和挺拔呆毛,还有书架旁边的广告板上『开创性文体!超真实逆流叙事』之类的鸡血文案。

      “咳。”少年咳嗽了一下。

      “啊啊,抱歉你继续。”

      “您也许希望我长话短说,布拉金斯基先生,但这解释起来有些麻烦。”少年的声音里有种不属于这个年龄的郑重:“是这样的,原谅我冒昧的在拜读了您的作品之后立刻联系您,它让我确信我们都是逆时症的受害者。”

      “逆时症?”伊万重复了一遍,心里已经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是的,逆时症。”

      “我们得换个地方。”


         他们在伊万以前(还是以后?)经常光顾的酒馆里落座,两个人的面前都只有柠檬水(老板娘倒是问过伊万,被伊万一句『时候没到』给笑着拒绝了)。少年有些担心的环顾四周,在得到伊万“这里什么都可以说”的保证后才重新开口。

      “您的感情生活不太好。”

        用的是陈述句,伊万微微点了点头,于是少年似乎是得到鼓励般继续说下去:“您很爱他,而他也很爱您,您们被彼此的闪光吸引到一起――”

      “等等打断一下,”伊万说,“没必要用敬语来恶心我,还有你知道是『他』?”

      “大作家布拉金斯基的生平八卦,小薄书上可都写着呢。”少年露出个狡猾的笑来。“我可以继续了吗?”

        伊万点头,于是少年啜了口柠檬水:“你们就这样在一起了。你们以为能凭过人的才华和对彼此的爱一直走下去,但生活是台无差别的理想收割机。他放弃了,妥协了,开始试着向生活低下头但你没有,于是你的天才叫嚣着这个逃兵不再值得你去爱――”他顿了顿,再开口时声音带了点哽:“但理智告诉你,他不低头你们都得死。”

      “理智还说其实你才是那个逃兵,你不胜其烦于是开始试着拿什么东西躲躲躲?”伊万有些烦躁的接话:“好啦,哭兮兮的自我剖析结束啦。你用一个电话把我叫出然后来说了一堆情感八卦小薄书上都有的废话,不知所云就算了可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叫什么!”他对老板娘招招手叫来了一大杯酒,在猛灌一口之后整个人身体前倾:“我想知道的是和那什么逆时症有关的事情,所以拜托别再说什么其它的了好吗? ”

      “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曾经是个侦探――”

      “好极了,至少现在我知道了你为什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讥讽,他的语言被斜窜出来的『刻薄』替换。该死,这可不行。察觉到自己失控的苗头后伊万又一次拿起杯子狠灌两口――去他的,让酒精引起的火焰去和内心的战斗吧。

      “抱歉。”目睹全程的少年不动声色。

      “别说抱歉……”在酒精的作用下伊万松弛下来,“说你能帮我。”

      “我能帮你。”




        琼斯没有说谎。

      “首先我劝你不要去看那本书,然后我建议你继续写。”他说,“不去看是因为它随时可能因为你的经历而变化内容,继续写是因为如果你停下来,『我们认识』这件事也可能被改变。”

        伊万点点头。

        为了防止留下物理痕迹,这些日子里他们都是约定好时间面对面交流。同病相怜的感觉让他们像是好友般彼此敞开,于是伊万知道了阿尔是一对双胞胎中的弟弟而阿尔知道了耀在厨艺上的造诣令人惊艳(并且似乎对此羡慕不已)。他们什么都聊,但最多的还是关于逆时症的,比如逆时症的成因,恢复的方法或是发现自己时间逆流时的体验。啊,重点是恢复的方法。

      “其实很简单啦。”阿尔弗雷德一口咬上伊万买给他的雪糕,逆流到底还是让他孩子气了不少:“你只需要把上一次那些节点类的事情好好重新做一遍,做完你就可以回去了。”

      “节点?”

      “对啊,只需要节点,对你和他的关系影响比较大的那些事情~”他将几口制造出来的雪糕棍子扔进蛙嘴造型的垃圾箱:“像我,只要再搞定上星期的升学考就可以了!”

      “听起来很简单,因为答案已经出来了。”伊万随口挖苦道。

      “才不简单好么?!”,阿尔立刻回击:“我得保证自己的成绩和那个粗眉毛完全一样!那些东西我早都忘光了!”他的声音突然地小了下去:“而且回去之后,就又得面对那一地鸡毛……”

        伊万点点头表示感同身受,他明白这种感觉。逆时症给他这种人的副作用之一就是“一切都在变好”的错觉,哪怕知道故事的真实走向,也不妨碍他上瘾并沉溺其中。

      “可我必须回去。”

        伊万愣了愣。

     “英雄得直面并解决问题,这可是我从小到大的信条嘿!”他说着大力拍了下伊万的背:“也祝你早日回归!”

        回归……吗?

        脑海中有什么呼啸着疾驰而过,最后却只留下那双漠然的眼睛。明明现在是青壮年,伊万却被他这一下带得差点摔倒。

      『我真的,该回归吗?』



      “回来啦?”厨房里探出一个黑色的脑袋:“今天看到什么好东西啦?”

      “看到你了。”伊万笑眯眯的说。

        于是王耀笑骂了几句就将头缩回去,伊万听见他小声的惊呼着什么过了火。他看向厨房,知道里面有一个快乐的对未来充满希望的青年,他的爱人此刻幸福饱满而完整。

      『我将毁了他。』

        那双近乎漠然的眼睛一直注视着伊万,伊万将头埋进手掌。

      『我毁掉了他。』

        距离最后一次见到阿尔已经有些年头了,最后的几个节点在向他招手。

        迷茫与日俱增。



     “伊万你最近好奇怪。”

        是耀的声音,随后一个绿封皮的厚本子空降到他面前晃个不停。伊万回过神,正遇上王耀收了本子,琥珀色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没有吧,应该是错觉。”

      『嗓音里还得加点无辜。真可悲,第一反应居然是试图搪塞。』

      “是吗?”

      『耀显然不信。也是,这时候的他还机敏得很。』

        然后就被王耀干脆利落的一本子拍上脑袋,琥珀色的眼睛里带着点得意与狡猾:“还说没有,”他说着就咯咯笑了起来:“你最近总在发呆,想什么东西呢这么投入?”

       “啊……那个,我在构思一个新人物的设定啦。”伊万挠挠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

      『在想你,在想你。』

      “欸欸新人物?!”王耀的眼睛几乎是立刻亮了起来:“男的女的?胖的瘦的?会在第几章出场会跟主角有很多互动吗?快点快点写出来快点借我看啦!”

      “我还没想好啦……”

        太好了,注意力被转移开了。伊万在王耀兴奋的碎碎念中伪装出开心的无奈来,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生长。

        自己和王耀是因书而结识。

        那么……

        他将目光投向那本绿封皮的本子,里面藏着的是自己作家生涯的开端,半个少年时代的心血。

        好像也不错嘛。



        最后一个节点来了。

        伊万很快就能治愈自己的逆时症了,现在他只需要等待。大学阅览室里专注思考剧情的青年会吸引到一位路过的青年,然后是一瞥,驻足与灵光一闪,开头的幸福和最后的苦涩。

        伊万在等待,时钟走到九点三十分。

        他忽的站起身来,拎起面前那本还带着新鲜笔迹的绿封皮本子,走到垃圾桶旁将它撕了个粉碎然后大踏步离开。

        黑发的青年与他擦肩而过。

        时间继续逆流。


――Fin――

【露中】一亿两千万终遇

*非国设,老王在不同的世界线里不停追露露的故事,一如既往的短小且啰嗦。
*也许当长段子看会比较好……

               可以吗?

――

        第一条世界线上老人得到了半个承诺。

        第十二条世界线的故事是荒月与郊野。

        第一百七十三条世界线的结局是人生不相见;

        另外半个承诺,在第五到六千万之间的某条世界线上,被年轻的义工拍胸脯补足。

        在第一千八百三十万条世界线上,鳏夫抚摸着怀中的黑猫;

        第五十万条世界线里,他们擦肩而过。


      『伊万』――回头时什么都没有看见。

      『你学过概率论吗?』――勤工俭学的大学生这么询问着叛逆少年。

      『我学过的!』――孩子献宝一样的掏出小剪刀。

      『如果学过,你就会知道,如果把时间尺度拉到无限大,一切有概率的事情都必定会发生』――老教授慈爱的看着后辈。

      『一切』――骑士看着他的君主。

      『所以我一定会找到你』――第七千或是第七千万条世界线上,旅行者徒劳的寻访。

      『一定会爱上你』――歌手,在第一万零五十七条世界线中疯魔。

      『你(我)们一定会两情相悦』――婚介所的员工悄悄咬牙。

     『一定会携手并肩』――登山者,遵循铁则将手松开。

     『一定会长命百岁』――医生,眼中满是血丝。

     『一定会白头终老』――默念间棺木已化为埃土。

     『会实现,一定会的』――研究员鼓励着他的同伴。

     『一切的一切都一定会实现』――在接近一亿的某条世界线上,男巫念念有词。

     『我们一定会幸福』――说着就跃入大海。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小包子冲大哥哥挥舞着拳头。

     『布拉金斯基』――来自车祸死亡的孩童身边,某个堪堪停留的黑色身影。




        这是第九千,第七十三,第五千六百三十二,第一亿一千九百五十八或是其它任意一条世界线上发生的故事。黑发的男人追逐着他的爱人,仿佛追逐着的是一个幻影。

       忽然他停了下来,以后的世界线上再没有他的存在。


       第一亿两千万条世界线上,两个人相偕着白头终老。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