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阿掌

我是魔鬼哦。

【小短篇】野狐茶馆

        在(白)看了很多人的很多文后(良心发现)打开的一个无头无尾的脑洞片段,关于开茶馆的狐狸老王和为了修行到处找人打架【不。的白头鹰二肥……
        *省拟出没注意
        *刚开头就没了注意
        *神TM啰嗦注意

          Ok?

         “阿耀那茶馆已经开了很久啦。”那狐狸的街坊邻居都这这么说。“很久”在妖怪里是个模糊的概念。为念痴缠者的半日,朝生暮死者的一天,或是西边那家点点大的小团子出落成一朵半开芙蓉所需的时间,都是很久。
       “所以也没有很久啦。”一被问起,那茶馆的狐狸老板就会这样笑着说道。那狐狸面相温良,一身红黑皮毛化作简练短袍,半长发也不束就那么披着,尖上一撮黑的狐耳也不收就那么半支着,大尾巴闲闲的扫,个子小小的看着就可信得很。可所有的邻居都这么说,久而久之他也就省了解释,只是在被问起“有年头了吧”的时候眯了眼笑着,点了点头应声“是呀”,就微微鞠了下退了出去,转头招呼别的客人去了。客人也不恼。本来嘛,喝茶就是图个兴,问这茶馆的历史也就是一时兴起,山野草狐开的小小茶馆又不比什么风月场所有那么些韵事,谁会为了这一时之兴去费神深究?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茶馆究竟开了多久。
        如果不是有好事的余光瞟到半掩的里间中一俊俏公子对着那个子小小的草红狐狸恭恭敬敬行了大礼叫了声先生,再定睛一看公子竟然是那钟华城里赫赫有名的龙王京爷……当然这消息一出打听的立马多了就是。多不是熟妖,熟妖都淡定得很:管他以前做甚呢现在就一开茶馆的。于是面对那脑满肠肥的尊客就抖起了机灵:诶你说阿耀啊对就那边那开茶馆的草狐狸,我认识的个子小小的温良得很见人三分笑,怎么地大爷您赶久路乏了想去那边讨口茶?就换来惯持两面的大人的一句呵斥:小子你还耍贫嘴不想活了咋地?还不带路?!
        便长长地快活地扯了声得令后直奔茶馆而去,全不顾大人狗腿在后跟得气喘吁吁。

        ……

        那狐狸的茶馆很小,又藏在喧嚣拥挤的市井缝里,因此哪怕是来过几趟的人,若是心中怀着哪怕一丝的急功近利,要在这整座城里翻出那块小招牌也并非易事。
        何况人生地不熟的家伙?
        那位久居庙堂的大人和他的跟班们便是吃了这亏。刚随手拉过来带路的顽泼少年扯了声“得令——”便一路跑得好似林冲夜奔,饶是他真身为鸟也未能追上(当然就人形来看胖成这样飞不飞得起来还得另说……)。现在这一大群穿得光鲜亮丽的家伙们有的已经不顾形象地在大街上气喘吁吁,而关于那狐狸的来头还是一张白纸,颇有些要灰头土脸无功而返的迹象。
        可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就在他们中有人已经恨不得一屁股坐下甚至就此生根不动弹的地方,旁边某极不起眼的小门洞里钻出来一只狐狸,半长发大尾巴小个子……还给了这群狼狈不堪的家伙一个温良无比的微笑:“小店粗鄙,不嫌弃的话,进来喝口茶?”见人三分笑。
        得来全不费功夫。久食肉糜的某庙堂如是想。

        ……

        故事到这里就分了两条线。
        一条是喜剧,短篇的。趋炎附势的庙堂,鞍前马后的狗腿,机灵顽皮的少年还有笑得一脸纯良的草狐老板……再加上一个愚痴庙堂被奸滑狐狸坑个哑巴吃黄连的结局, 在末尾提句:『依然没人知道那茶馆究竟开了多久』用来添点鬼神气,就成了一个世人眼里标准的大快人心的志怪故事。
        可那样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不是嘛?一个故事,总要有起承转合,最好是冲突双方来个棋逢对手,酣畅淋漓地过上个几招几十招才好。这次故事里的双方都熟谙此道,于是就在这外行看热闹的一段小鬼戏庙堂里,两个棋逢对手的家伙已经暗中来往了很多轮。这是暗线,证实它存在最浅显的例子便是:茶馆再小也是店,也有招牌幡旗小石板,这街虽然热闹但并不很长,何以十几号人站在门前都找它不到?
         所以我们的暗线就从那位“庙堂大人”的回答开始:对面是狐妖嘛,没吃两个幻术都不好意思说跟人过过招。打一开始他就知道那少年和狐狸是一伙,因此明面上的跟随不过是将计就计——少年转身欲奔的瞬间他动了真身的力量意欲探探虚实,却在发出的瞬间就被对方整个化掉了……就算这里是对方的主场,能隔这么远瞬间化解掉他的攻击的家伙,饶是他自出生以来一直为着修习而走南闯北……长这么大也只见过一个!
        『绝好的对手』 终于突破幻觉屏障稳稳站在那茶馆门前,他有些高兴的想着:『得来全不费工夫』。

        ……

        那茶馆的狐狸老板可不怎么高兴。他的几个幻术都被对面年轻的鸟儿破掉了(甚至还恶作剧般的留下了那十几条狗腿和肥头大耳的大人形象),派去探个虚实的阿津险些受伤,大队人马灰头土脸的背后是年轻鸟儿的好整以暇……刚那几轮手交下来他已经知道这家伙的能力远在阿京之上,那就足以说明他的目标一开始就是自己——而自己甚至连他的真身是什么都不知道!
         好吧这么说也许不太贴切……他大概可以从进攻的风格推出那年轻人是个鹰隼类的猛禽。在那年轻人对自家阿津出手的时候他本可以借竿上蛇直接探知到这一信息,但只堪堪探出个鸟儿轮廓就被一股斜杀出来的力量挡了回去——所以对面还不止一个?
        麻烦。
        “所以就来会会我们的小客人吧,阿津你力量借我下哦等会……”狐狸老板叹口气饮尽了杯里的茶,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少年此刻侍立桌旁一脸肃穆,腕上一根红线凭空翻起,隐有波纹流动其中。
       “年轻就是好啊……这天怕是又要变啦。”
       “先生——”
        大尾巴拂上少年的唇,狐狸眼睛一眯脸上复又挂了笑:“小店粗鄙,不介意的话,进来喝口茶?”
        就见那门口逆光立着个年轻人,金发蓝眼人高马大,年轻的脸上写满得意与轻狂。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The End

       是的这就没了……
       请叫我删改小狂魔✓
       (白)看了这么久后自己开出来的小小脑洞……第一次用Lof有很多生涩的地方……抱歉浪费大家时间啦Orz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