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阿掌

我是魔鬼哦。

【冷战组】铅墙

练手用的深夜40分……短到家了注意。
本想写金钱然而舍友给的主题【墙】与冷战迷之契合……于是成了冷战。
国设无CP向。
已经过了五分钟然而什么都没写系列〖x。
就酱。

        阿尔弗雷德在梦中看到一堵墙。
        一堵高墙,带着半透明的铅灰色,柔软而坚定着。拒绝着他。
        很不喜欢这道墙。他这么想。没有问为什么『国家』会做梦。墙应该是为了隔绝什么而存在的,可他把额头都贴上去了,那边什么也没有。墙没有隔绝着烧心烈酒,也没有隔绝着肃灰针叶林或孑然漫步的大鼻子白熊,白熊会在某次一言不发的把他拖出来放开了打一架之后说你知道吗?北极熊的外套其实是透明的,里面穿着黑色的衬衣。
        透明的,被光影欺瞒成洁白的,皇帝新装一般的毛皮,像极了那家伙追逐的虚无缥缈的理想,他这么想于是他说出来。对着记忆里的面前白熊的眼睛。
        这就是你的不对啦。白熊会说。也许皇帝的新装是虚无缥缈的,但透明的外套,却是真的能给我温暖呐。
        熊真愚蠢,外套只能保温。他会对白熊这么说。你还是倒了不是么。他对白熊说。再厚实的外套也无法替代血肉与脂肪。恶心而现实的玩意儿,真正给你温暖的玩意儿。你输了。你不再继续存在。
         白熊本来难得沉默地听着,连听见“脂肪”二字都没有出言嘲讽,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却笑了:你以为我真不在了?没给阿尔回应的时间,巨熊说完后就真正倒下,悄无声息地像是一座冰川融化,骨架坍塌。
         至少不在墙那边……阿尔弗雷德仰头呼出一口浊气,喃喃念叨着,与不同时空中的那人自语。他的视线模糊地望着墙的那边,他看到一片虚空的乳白色。喜悦与悲伤经过时间冲淡,黏黏地混在一起。
        ――你以为我真不在啦?记忆中的大鼻子白熊又问了一遍。笑着。带着几分狡猾的意味。
        的确不在墙的那边……
        所以?
        于是他调转头,于是他离开了墙,于是他看到连成一片的太阳和沧海。海上有冰山,碎光顺着冰脊没入水下。天空有巨鸟,其翼庞然若垂天之云。
        你还真在啊。阿尔弗雷德听见自己这么说。真是阴魂不散。
        而嘴角却不自觉微微扬起。
        他朝着太阳大踏步走去。

――Fin――

         *北极熊的毛皮其实是分层的,最外层透明,皮肤黑色。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层我就不记得了抱歉……那么晚安啦。
         *结尾强行隐金钱(还是红色?)〖手动黄豆笑哭x。
          *其实远远不止40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