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阿掌

我是魔鬼哦。

【金钱组】升隐之龙

*练手,短小,无草稿
*国设无CP向
*时事梗出没注意
*虽然露子在这里是个背景板但是我爱黑三角

              可以吗?

       喜闻乐见,这是阿尔弗雷德决定解除对阮氏玲武器禁运后王耀的回应。他看着电视上中方外交部发言人带着无辜而纯良的微笑,一本正经的说着“中方乐见美国改善与其它国家关系”,拳头攥了攥又松开。
       不一样,太不一样了。王耀与……那头大鼻子熊。他还记得当年与王耀建交时那头熊瞬间绽放出的,天真而残忍的笑容和他周围五米内瞬间低起来的气压,我的东西你也敢抢?他软软的笑,万尼亚是毁掉你还是毁掉他呢?他还记得自己当时的样子,年轻与得意毫无保留的写在脸上,而王耀站在他旁边,身后半步。
       可现在局势变啦。他想。熊死了,王耀从他身边走到了那头大鼻子熊的位置上,而他身后半步站着的是阮氏玲,一个小号的变了形的中国。那张与王耀相似的脸上带着相似的面无表情,只是在听到他家上司关于选举自由宗教与人权的陈年老演讲时,冷漠外壳下不自觉漏出来一丝怒意。
       小国的修为果然还是不够呐,哪怕学了他的政策他的体制他的形貌也还是成不了他。想当年我家上司在他面前读着内容无比相似的讲稿时,他可是――
       可是什么?全程完美保持扑克脸?
       阿尔突然发现自己想不起来那时王耀的表情。那时的王耀站在他身后半步,脸上是什么表情他理应不知道才是。自己怎么就那么笃定王耀当时脸上挂着的是“冷漠”呢?明明对方现在是个笑面狐狸,做起生意来连自家总理都能为了推销高铁满世界飞来飞去,面对谁都笑得一脸谦恭和煦春风化雨。
       也不知忽悠了多少小国上了他红色怪物的贼船……阿尔腹诽着,同时理所当然的把自己搞出来的那些颜x革x归进了正义的范畴里。北美大陆远离人口核心区,这样的地理位置让他两次避免了本土被卷入世界大战却也让和平时期的大家天然的不想带他玩,于是他天生就知道得搅乱这世界,因为只有当欧洲与亚洲互联互通的成本高于单独面对他的成本时,那帮家伙才会真的聚到他身边来――一个孤独小孩的自我拯救,真是太正义了不是吗?
      “你漏了一个‘让绿纸绑定石油之类硬通货’的理由”,身后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而且我是头次听说有小朋友会因为人家不跟他玩就把别人搞得家破人亡的,也许这样的小朋友应该去找心理医生哥哥玩――或者姐姐?”
      “是啊,心理医生――”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哀嚎一声。王耀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的?自己又是什么时候无意识说出了心中所想?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得在他面前扳回一城:“我好怕哦……来陪我玩吧漂亮的医生大~姐~姐~~~”故意拖长了音调,他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着。
     “小朋友也许应该先去看看眼科医生。”王耀绕到他前面挡住了电视,脸上没有愤怒反而浮出了一丝顽皮:“不然当医生哥哥让你画小房子时,拿错画笔就不好啦~”
      “某个明明气得不行却还能笑着说恭喜的家伙才真的该去找心理医生,一定能作为经典案例印在教科书上。”
      “有那样的家伙?”黑发男人惊奇的瞪大眼睛,虽然落在阿尔弗雷德眼里是满满的矫揉造作:“那确实该去看看医生,这样很容易精神分裂――”
      “Hero说的是你!”
       腾的一声无名火起,阿尔弗雷德猛地站了起来,果然他还是恨死了面前黑发男人故作闲适的语言太极,他决定单刀直入:“阮氏玲是你红色阵营的吧!我解除对阮氏玲的武器禁运怎么想都是挖你墙脚,怎么看对你都没有任何好处吧!这时候你说喜闻乐见,怎么看都是精神分裂的症状不是吗!”症状……还有很多很多。他还记得当年黑发男人那些低眉顺眼谦恭柔和的姿态,面对着他或者那头北极熊或者欧洲众人第三世界甚至是菊――可他现在就站在他面前,带着恶劣的笑容和老道的流氓做派静静看着他,表情玩味得仿佛正看着一场滑稽剧……截然不同的两幅面孔,一个人。
     “你觉得我该说什么呢?说我很愤怒,或者像是当年的伊利亚一样,放出话来说要给你找个大麻烦?你早该知道我不是那样了。”
       沉默。
      “或者,你觉得我该是什么样子呢?”
       完全无关的突兀衔接,但是自己一直隐藏的问题被对方问出来了,王耀也选择了单刀直入,这很好――阿尔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重新坐回沙发上,蓝色的眼睛对上黑色的。
       该怎么回答呢……这个问题他已经自问了无数遍。但每一遍都只让他更为困惑。倨傲的愚昧的悲恸的决绝的疯狂的恭顺的狡猾的……明明是水火不容的神态却毫无违和的交替在同一张脸上,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他。于是他决定不去纠结转而主动出击:“Hero拒绝回答。你眼里的我又是什么样――”
      “我也不知道。”
       相当失礼的打断。但黑发男人却没有一点失礼者的自觉继续着:“金毛缺爱小天使还是冷酷无情大总裁,或者科学疯子弗兰肯斯坦?世界的Hero?逐利的资本家?我不知道。不过用同一副身体挂着本该矛盾到死的神态做着本该矛盾到死的事,要是人类早都扔精神病院关到死了。”王耀用孑遗生物看向年轻同类的视线看着阿尔,“都不用你说。”
      “Hero难得和你意见一致……”金色的呆毛耷拉下来。他早该知道,他早知道的,对面的黑发男人不是那头理想主义的北极熊,不会重蹈那头熊的覆辙。可他还是这样做了,尽力还原了当年那个舞台然后将王耀推到那个牺牲者的角色上去,但很明显他和那头熊拿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剧本。
       所以他费这么大劲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他不知道。
       于是他随手抄起一包薯片丢过去:“为了庆祝难得的一致”,他说,“告诉我你是什么样的,王。”
       “你就给这点报酬?”王耀半开玩笑的晃了晃手里的薯片:“算啦给你个提示自己想:我的图腾是龙,不是你们西方那种带翅膀的大蜥蜴啊,是东方的,神圣的龙。”他说着就开始向外走:“哎呀本来还想来好好四处看看的结果一点空闲全用来陪小朋友玩儿了,爷爷我心很累啊……”
       龙?
       年轻的世界Hero知道自己得到了一个哑谜。那家伙用图腾来回答“自己是什么样子”,那就说明他的图腾与他具有相同的特性。那么龙是什么样子呢?他认为这个问题比“中国是什么样子”好回答多了――至少龙只存在于不会再变的书中。于是他开始翻书,为了避免诡异的翻译错误还特地找的都是汉语原版,于是有一天他终于找到了,至少是自认为找到了――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原来你是这样的国!”自封的世界Hero将《三国演义》翻到第二十一回拍在王耀面前的桌子上,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兴奋的19岁大男孩,连声线里都埋着满满的活力:“能大能小,能升能隐,这就是龙对吧!”
       “你高兴就好咯……”被从难得午睡中拎出来的黑发男人表示心累,完全无视了某只金毛制造出来的噪音。“不过也可以算你对……毕竟身为国家,只用有限的几副面孔见人,是一定会吃亏的呐……”
        他的声音埋没在越来越深的困意里,看起来就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上班族。金发的年轻国家大咧咧坐他对面翻动着那本《三国演义》,他知道什么也不会发生。

――Fin――

*我想它烂尾了……【捂脸。
*脑洞来源其实就是《三国》里面那段话。
*抱歉耽误时间啦。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