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阿掌

我是魔鬼哦。

【红色组】午间对白

*一个(不知所云的)故事。
*练手短小无草稿,请关爱爪姬。
*国设无CP向

         可以吗?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反正那天战壕里伏着两个泥灰鬼,王耀和伊万·伊万诺维奇·布拉金斯基。那天的日头是明晃晃的,苍白中带着令人晕眩的热度,远处的事物被装进了磨砂玻璃瓶。大地安静得诡异,没有敌人没有火网没有炮火的轰鸣,只有两个死不了的死者的汗水,偶尔滑下那么一两滴。
        他们要干什么呢。
        不重要。
        重要的事必定会有人记得……可当事人都忘记了。于是记忆里展现出来的就只有那么一个无风的午后,战壕里两位一动不动的生者与白亮日光。适合无边无际说话的场景。对了,记起来了,他们在说话。
          『没有风』――真热。
          『你身上好脏』――我也一样。
          『太阳在你头顶』――也在我头顶。
          『我喜欢鱼和蚂蚱』――漂亮且好吃。
          『有股甜味』――带着腐败气息。
          『晒过的血』――是洒出来的静脉血。
          『很暖和』――如同发酵的粪肥堆。
       两个死不了的死者在对话,在战壕里,不知所云。长期战争将他们的意志戳成了一个筛子,骨架完好而思绪们却能径直穿过仿佛一群抓不住的鱼。这不行,他们知道。混沌与死亡几乎等价。于是他们靠在一起,在战壕里。灵魂彼此亲近。
          『适合睡觉』――不再醒来。
          『死』――适合死。
          『活』――你得活着。
          『你很灵活』――至少在战斗时。
          『敌人』――因为他?
          『停』――请别再说了。
       话语如碎布般拂过精神。筛孔还在,但至少干净了点。两位死不了的生者保持着伏趴的姿势,嘴角稍微扬起了些。
          『我们在修复』――精神而非肉体。
          『彼此修复』――是的,精神。
          『真疯狂』――大中午窝在战壕里。
          『疯狂』――而且神神叨叨。
          『谁知道』――我们出来的事?
          『没人知道』――知道也没事。
          『谁管』――也是,没人想管。
          『没有人』――同意呐。
       没人知道他们在哪,没人管他们在做什么。于是两头受伤的野兽聚在一起,在一个太阳白晃晃的日子里凭着最原始的本能相互舔舐。伤口不设防的敞开着。湿润的伤口。
          『想哭』――无声的那种。
          『好巧』――我也是。
          『哭』――出来会好一点吧。
          『黏糊』――而且有损形象。
          『憋』――那就忍着。
          『走了』――我要回去了。
          『现在』――这么快?
          『走』――走啦。
          『走』――好吧。
       于是他们起身,于是他们走掉。动作是慢镜头。细碎的灰尘游在白亮日光里。太阳下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仍是君王。

――Fin――

*不知所云的小短篇……
*也许……算是……意识……流…吧【x。
*想写长期战争下两位单纯互舔伤口的故事,结果成了两个深井冰的发病现场……我有罪OJZ
*CP什么的请自由心证……啊果然还是没有吧。
*耽误时间抱歉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