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阿掌

我是魔鬼哦。

【耀自戏】半日浮生

*练手短小有草稿,请关爱爪姬
*耀中心无CP无剧情神TM啰嗦,微时事向

          这样也没问题吗?



        这是一个四月末,荷叶还没有扬起她优美的颈子,这是晚春。

        好吧只在北半球是晚春……南半球的国家们没准正在大战秋老虎,当然他们应该没有这一说……这只是个比喻。因着春困王耀整个人伏在桌子上,手指拨着地球仪,哗啦啦的响。

        春天不是读书天啊……脑子里没来由的钻出来这么一句,他愣了愣然后摸了摸鼻子笑了。这打油诗是自家当年一个滑头读书人的作品,要是听了他的怕是这一年都不用干活了――夏日炎炎最好眠,待到秋来冬又至……不如等待到来年?可他现在要的是“只争朝夕”不是么?这么想着偷来的浮生半日便也成了罪过,他一面笑自己好日子没过几年就娇气了不少,一面目光亦抚上面前的地球仪,手指兜兜转转最后停在了上面的自己上,一圈一圈地绕着,却也没沾上什么灰尘的印记。

        “大公鸡,”他轻轻嗤笑着当年的自己,“把海洋当什么啦?”

        于是思维就来到了海洋。他一向被人(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也被自己)认为是个(也只是个)陆上强国,对海洋的了解和在海上的实力都比不上那些常年靠海讨生活的国家们。但事实上他的海岸线比很多自诩为岛国的国家们还长上不少,海疆领域更是超过了很多小型岛国的领土总和――所以只要他想,完全可以在维持自己陆权强者身份的同时,将自己变成一个海权国家。

        他当然想。所以为什么不呢?

       开着海警船滋着小水炮,自然仿真的同时嘴上慢悠悠说着“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老流氓,这于他来说是句褒奖。至于骂言者鲠于喉中未冲出口的那些愁肠百转,谁知道?谁管?

        没有人,所以行于世上他只相信自己。国家之间只有利,利字头上一把刀。他把这两句当做信条,虽然偶尔也免不了自问是否果真如此但又都很快释然――为了树立光辉形象干出来的那些事,不都是为了打个口碑刷个脸,日后做生意方便么?啊也许还有修个路护个航没事帮忙投个票……还是利益,长期的而已,丘相挨骂只能说明骂主心里绕的弯弯不够多。利益,利益,广义的利益。这么看着人们的爱情不也是利益之一?那么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关系,当触发了某个阈时,也可以被称为“爱情”吧――经不起推敲的想想而已,国家都是把记忆和感情封于书中随需随取的老家伙,他王耀作为老家伙中的极品老家伙自然更是个中翘楚,他知道爱情并不是什么收放自如的东西。

       当然记忆感情能被安分封进书里的前提是经历过的人都死绝了……所有子民记着的就被他记着,所有子民感受着的就被他感受着。这听起来很难但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就好像平凡如你我也自如协调着无数细胞的心思。当人们还活着的时候,记忆和感情都还鲜活着,愤怒还是愤怒,悲伤还是悲伤,都是真切扯着人疼的。可人是易死的,死了就留下鲜活的东西被封入书页,只有极深极实的剜骨蚀心或是极真极切的喜不自胜,才能在书页打开时勾起生者们带着点历史叹息的共鸣,于他像是有风拂过旧伤疤。

       旧伤疤……其实没什么啦。他王耀碎开过很多次,又聚合回很多次。其实不如说大部分国家都这样?始诞生时他还是莽荒大地上小小的一团,数百个孩子互相撕咬吞噬又兼并融合着,这才终于变成现在的模样。比起那些黏不回来的老伙计我算是幸运的啦。王耀想。虽然有些都还没见过,不过多多少少都感受到了彼此的存在不是吗?

       就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线联系起来一样……不过常常是顺着线摸过去时,旧线安安静静的断开,又在什么地方有新的细线长出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史的车轮滚过去,但里面的东西依然如初。

       算啦,没什么好感伤的,国家得向前看不是吗?虽然内核不变,但只要一直前进下去,总会看到新的风景的。

       世界上总会有孩子诞生……也许会带来改变也说不定……总会有好事发生的,睡一会吧。

        ――这就是那个四月末,发生的全部事情了。


――Fin――

*耽误时间抱歉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