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阿掌

我是魔鬼哦。

【岛国组】旧日同盟

*国设无CP史向,请关爱爪姬
*米&耀酱油,OOC注意
*政治向私货满满注意
*干货内容仅部分为本人原始收集

         可以吗?


――0――

       本田菊怀念那个时代。
       不,当然不是嘉仁那个呆子治下的大正,也不是亡国之君裕仁率领的昭和。他怀念的是明治,是一众能人志士胼手胝足,将自己从半殖民地的泥沼中拔出来,打造成世界一流强国的那几十年。他当然怀念。谁不怀念自己意气风发的时代呢?世纪末政客贪腐他跑去故纸堆里读维新三杰的传记,陷入“失去十年”的他则干脆让NHK去拍了部叫做《明治》的纪录片。明治,明治。这两字像一个咒,他偶尔会出神的念着,仿佛只要每个被笑称死宅的平成子民都学了“明治人”,就又会有几个伊藤博文或是东乡八平郎凭空冒出来,再狠狠拽他一把似的。
        可是不行啊……他叹气。明治的辉煌,尽管他非常想,却依然被证明是无法复制的。硬要说的话那更像是一张时代的彩票?一张被他本田菊给交了大运,牢牢抓住的彩票。把自身的努力说成“牢牢抓住彩票”,这样的说法未免太过悲哀,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的,他的理智就是这样叫嚣着的,就是这样的。脑海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再怎么修宪称军喊板载他本田菊也再现不了明治的辉煌……因为身为岛国,他再也不会有第二张彩票了。
       本田菊关掉大河剧,开始认真研究下个月的新番。

――1――

     『为了维护女王您在远东的利益,我需要一个代理人。』绿眼睛的绅士这么说着。
     『他得在远东,他的国土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太小全无力量,太大则无法控制。我需要他有不多不少的人口,能正好养得起一支能与远东俄军、清军保持平衡的陆军和能够压制俄国太平洋舰队、牵制法国远东舰队的海军。他要拥有工业,拥有能够支撑为了培养这样一支军队所需的必要重工业以及轻工业――同时最好别想同我国工业发生竞争。』――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得甘心当狗,这一点绿眼睛绅士没有明说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么现在告诉我,我尊敬的小小姐,我该找谁,来当这个可爱的代理人呢?』
     『――当然是日本。一个人口适中,国土适中,最重要的是工业资源匮乏需要借助海运的国度,没有比这更称心的牧羊犬了。』
      抢答了自己提出的问题,男人优雅的行了一礼然后自顾自转身走掉。绅士的皮下是毒辣海盗,所有人都该知道的。

――2――

     “你家人居然会把【三国干涉还辽,英国表示不干涉】写成是英国惧怕德俄法?”来串门的隔壁老王一脸的哭笑不得:“拜托,那时候在远东你和那个粗眉毛的陆海军实力加起来远超熊和死胡子,而路德纯粹就是派船凑个热闹。你确定当时风头正盛一脸日天日地日空气的那个粗眉毛,会真的怕了高卢小鸡和尚是泥足的北极熊?别逗了好么。”
      本田菊心情有点复杂。任哪个国家面对这种『想要杀死的对象在自己面前一本正经的分析谋杀行动失败原因』的情况心情都不会太好,尤其是正牌被害者还正在用『粗鄙之语』『关爱智障的眼神』配合着『无数对其他加害者的非褒义绰号』对自己这个最大加害者表示同情的情况下。这算什么?一个当年的战败国,一个愚昧屈辱落后无知的彻彻底底的输家,有什么立场,什么资格来就这件事对他指手画脚?
       当然这些话他绝对不会当着王耀的面说出来……也许是民族性的一种。于是他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反问一句:“那么,王桑您有何高见?”
      “就是怕你独吞辽东,推进满蒙而已咯。”王耀随手拧开保温水壶给自己灌了口茶,“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你,虽然最后也确实没控制住。他让你工业化过头了,技术上你不再那么依赖他。”
       ――怕控制不住自己。
      本田菊必须承认王耀是对的,哪怕他现在看起来不怎么靠谱。其实本田菊自己也知道,不管他再怎么强调『精英明治,谋求平等』,这场“结盟”本质上还是一场牧羊犬扶持――大腿就是能拧过胳膊。如果说三国干涉还辽还有那么一点春秋笔法的空间,那日俄战争后期英国停止贷款,朴茨茅斯协定几乎没有获利又怎么算?
       ――总不能说自己没有余力继续战争,所以急于谈判吧。那样的话,日比谷暴动又该如何解释?扶植工业,然后用对关键工业资源的控制力来充当『狗链』,的确是高明的方法……
      但你犯了错误呢,英国。
      身为『岛国』的,宿命般的错误。

――3――

      亚瑟有点烦躁。
      本来他不该烦躁的。自家势力遍布全球,战略资源牢牢把控。按说怎么都不该费心才是。
      可他发现事情有点失控了。近代军事的坎虽然高,但金字塔底层的土著们已经陆陆续续的跨了过去――岛国的有限体量决定了他不可能同化当地人,但镇压用的殖民地军队已不再如以前那么有效。不仅如此,自己以为只能靠买造租维持工业的东亚代理人,咬着牙硬生生造出了自己的初级工业体系……他的控制力已大不如前。
      怎么办?下一步该怎么走?
      他不知道。作为本土狭小的岛国,势力收缩于他而言是致命的。但思考的同时他并不着急。他是女王的子民,是天选日不落,在体系彻底失效之前,一定能想到办法的――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1914年,大战摧毁国际商贸经济秩序的同时暴露了殖民地军队的外强中干。欧陆陆上弱国与海上强国的科技代沟被一瞬间拉平。工业化成为陆海通吃的大国才能消费的奢侈品。欧陆的战乱使得东亚出现权力真空。
     『东亚出现权力真空』,于是有了【成金日本】。后世有人感慨,说大英帝国从一战爆发开始就已经不存在了。本田菊把这句话转述给亚瑟时,亚瑟笑了笑。
      也只是笑笑。

――4――

     1918年,一战结束。
     本田菊发现自己已然浪费了千载难逢的机遇。欧洲突然放松的控制让他的日子好过了不少,可太突然的好日子也意味着他和子民还没有对此做好准备――财阀忙着贿赂官员,白领忙着听歌剧吃西餐,哪怕是底层工人也过起了下班后去居酒屋浪一晚上的生活,而庙堂之上的大人们――看看他们!还是埋着头搞殖产兴业那一套,连哪怕一点点的战略储备都没有!
      糟糕了。战争时自己不仅拒绝了亚瑟的帮助请求,而且趁对方无暇东顾在东亚为所欲为,这样落井下石的做法怕是早已被对方挂上了号。而虽然亚瑟因一战而元气大伤,加诸于身的桎梏却又一次收紧了――
     不想受制于上下游产业链就必须全工业发展,而科技已经让全工业体系成为陆海通吃的大国才能支撑起来的奢侈品,凭他本田菊的体量不可能不受制于人。
      而且就算只是想要升级现有的工业,也需要大量的资源……军队要资源,人口要资源,经济要资源,资源资源资源资源!勒得脖子好疼啊!
      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
      海那边,有块大陆对吧?

――5――

     “那时候,如果你真心实意扛起反殖民大旗,大家或许真的会尊你为领袖也说不定。”
     “但是你,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哟?”
     “不过啊菊,以你当时那个黑暗到吃人不吐骨头的制度,不选择『帝国』这种来钱快的路子,怕是什么万世一系都要被子民给断掉吧。”
     “所以说抱歉啦菊,这是历史给你的惟一机会,真庆幸你选错了。”
     “现在的你,就乖乖放着我来吧。”

      梦境里某人的声音遥远又清晰。

――6――

     “我会成为世界的Hero~!”
      亚瑟只觉得浑身冰冷。世界的Hero,真是好词,好得能忽悠一大批小青年和他一起热血沸腾誓要建立新世界。可是这怎么可能?一个诞生于屠杀,师从他亚瑟的〖国家〗,怎么可能拥有这么一个中二至死的理想?
      不过是『我将取你代之』的宣言罢了……现在的亚瑟看着台上滔滔不绝的大男孩,再次确认了当初的判断。 废除英日同盟,制定太平洋活动准则,声明凡尔赛体系对自己无效,大段的废话与噪声里招招都稳准狠辣。取而代之,他当然可以。他有着广阔的土地漫长的海岸线和高素质的工业人才们,所以为什么不呢?蓝眼睛的大男孩笑容满面的将协约分发给与会者,亚瑟看向本田菊而后者面无表情。
      “您还真是……给同盟来了个盛大的葬礼呢。”
      “因为不止是给同盟啊。”

――7――

       1921年12月13日,美,日,英,法《四国条约》签订。新的游戏于陆上大国间悄然展开,岛国的大帝国时代,临近终结。

――Fin――

*一如既往的烂尾和神TM啰嗦……
*如果有错请务必指出≧﹏≦
*耽误时间抱歉啦。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