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阿掌

我是魔鬼哦。

【米耀】特修斯先生

  *非国设注意,我只想让他俩认真讨论下哲学结果他俩滚一起了……肉渣希望别被吞
  *讨论题目及部分干货来自B乎
  *阿米好像被我写渣了
  *一如既往啰嗦的我……

        可以吗?

         那来吧……

――


        “如果被打散成原子后瞬间重组,那我还是不是我――”

        塞满海绵的沙发,隐秘流动的光影,古怪又自然的默契,轻笑。

       “还是不是我?”

        唇舌交缠在一起。



      “我从不知道中国人也喜欢哲学。”

      “现在知道了?”

        一吻终了,阿尔弗雷德靠在沙发扶手上看着王耀,后者的姿态神秘而轻佻:“你该知道我不是会对傻小子随便发情的无脑大波妞――虽然你确实是个傻小子。”他白色衬衫的领口扣得严实,于是从阿尔的角度线条若隐若现。“所以回答我?”

        阿尔弗雷德于是半支起身子:“门卫三女神之一的女儿,好问题。”他笑,同时坏心眼的把人拽到跟前:“你就这么确定我能一窥她的裙下风光?我可只是个傻小子而已。”

      “只有傻小子才会掀姑娘裙底不是吗?”

      “对,然后老男人们付钱买照片。”


        故事就像所有的故事一样简单。Jackd,上班族,野心勃勃的大学生,搭讪。阿尔弗雷德向后仰倒时环住了王耀的身体,于是黑发散乱在他的胸膛上。老男人,他想。初见面时王耀看起来就像个没喝过酒的青涩高中生,除了身份证,谁能看出来他大了自己整整七岁呢?

     “你在走神。”王耀轻声说。

        阿尔弗雷德回归神识。上帝,胸膛被湿润气息拂过的感觉可真棒。他努力的将血液往脑子而不是老二上赶,但声音还是不可避免的带了些情欲:“你希望我从哪个角度回答,嗯?是哲学――还是自然科学?”

     “我想听到你的所有答案,小鬼。”无辜的咯咯笑声,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身上被人隔衣点了把火。

      妈的亚洲老男人。

        于是王耀突然发现他无法说话了。阿尔弗雷德环住他的那只手骤然上提而另一只手扣住了他的后脑勺,两个人就着相拥的姿势来了个不怎么愉快的深吻。

      “从自然科学的角度来看,不是了。”阿尔弗雷德看着怀中人,黑发的上班族此刻正因缺氧而微微喘息。“人的很多信息是存在亚原子――比如电子层面上的,这就要求粉碎前精确测量每个电子的位置和动量,你知道这不可能。”

      “测不准原理?”

      “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

      “嘿……”

        ――糟糕了!阿尔弗雷德心中突然警铃大作。刚刚还乖顺雌伏着的人趁着他放松的瞬间猛撑起身子,于是黑发青年整个上半身都通过双手压到了他的肺叶上。

      “一个意思。”王耀将双手交叠对着胸骨摁下去,带着冷而甜的笑容。氧气因为压力被迅速挤出肺叶和气管,涨红着脸的阿尔弗雷德反而开始漫散散想些有的没的。

        比如这老狐狸真他妈性感,或者真他妈的让人想操。

      “耀……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嗯?”

        本能告诉王耀那不是什么好事,但表示疑问的单音节已经先行出发。几乎是同时他就后悔了但为时已晚,一条强壮的臂膀将他瞬间击落于沙发内侧,然后浓郁的黑影好整以暇的覆上来。

     “我是校橄榄球队的主力。”

     “操。”

        阿尔弗雷德打量着身下的王耀,现在这漂亮的老狐狸可确实被他给抓住啦。因为羞愤王耀将头偏向靠背,阿尔弗雷德将他扳回来,满意的看到绯红的眼角和生理性泪水。

      “我还没答完呢。”

      “去你――唔!”

        王耀想骂点什么,但阿尔弗雷德埋头咬上他的喉结将语言咬死在了喉咙里。真他妈疼。王耀想。从他的视角只能看到天花板和阿尔弗雷德结实宽阔的脊背,颈部的皮神经带回来暖湿微痒的压迫感,这感觉并不好于是他开始挣扎。

     “嘿,放轻松……”阿尔轻笑着放开王耀。

        这是把他当雏儿了――对此王耀只有一个字操。刚才他气管受制连带着挣扎也略显无力,结果落到阿尔弗雷德眼里全有意无意变成了蹩脚的调情……该死的家伙还挺大。既然某些事情已经确定那王耀也就不再纠结,干脆就那么躺平了任阿尔做妖。

      “我记得你还没答完。”

        阿尔弗雷德此刻正专心做着苦工――对方的让步于他是意外鼓舞,于是他得在自家老二怒喊撕衣的情况下,尽可能绅士的拆礼物盒……很明显他无暇回应,对此狐狸只是咧了咧嘴角,然后一只手顺着腰线温柔而坚决的抚上某处,身上手忙脚乱的小猎人立刻停了手。

      “嘘,嘘……回答我?”

        隔着黑暗阿尔弗雷德感受到王耀微妙的愉悦。手指修长而灵活,于是自家野兽在它们的指挥下乖乖摇尾。老狐狸。阿尔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他犯了个小错但没关系他错得起,他渴望征服些什么而现在有场好戏开始啦。

      “也许你该给点提示?”

      “行啊。”

      “那么就从――”

      “一般人对『自我』的理解有两种:〖身体是自己〗或者……”
      “〖数据是自己〗!”

      “……哦?”

      “你知道我知道这些,耀。”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带着点不耐:“一般人对『自我』的两种理解。我还知道其中第一种很容易推翻,因为哪怕剪了指甲,剃了头发,射了次精或者换了整套内脏你也还是『你』。这是哲学基础课的内容。”

      “嘿……”

        ――老教授可没法陪你打炮!阿尔弗雷德在心底哀嚎一声。他能清晰感觉到某处慢慢增大的力道,王耀生气了,在他还握着自家老二的前提下……

      “你懂得真多。”

        包裹柱体的不再是手掌,而是温度略低的手指了。有点冷。这个想法甫一出来就立刻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手指开始动作!接触引燃烈火!他的动作他的温度无处不在驯兽师的指引下猛兽左冲右突!过关!斩将!吼!随波逐流横冲直撞勇往直前一望无际――排山倒海!

     “哈,哈啊……”

     “你还是你。”

        坏心眼的抹了点白浊在柱体上,剧烈喘息的小猎人显然让狐狸心情大好:“没错,『身体理论』很好推翻,因为显然现在的你还是你。”他将手从喘息的猛兽身边抽出来,声音轻快的继续着:“然后是『数据理论』,你喜欢这个吧?数据在哪你就在哪,真酷不是吗?”

         呼吸渐渐平复,没有回应。

         微妙的不快取代了愉悦。“你肯定喜欢这个理论。”王耀皱眉,“身体只是容器,在人们的想像里这意味着永生,瞬间移动,太空旅行,哪个年轻人不喜欢这些概念呢?”

        依然没有回应,两个人的呼吸在黑暗中清晰。狐狸的内心混杂着焦躁心虚和恼怒:这就玩不起了?

      “……我知道了。”说着就要伸手去拿纸巾。

        却被生生截止在原地!球队主力的反射神经短得惊人,屏息静气的猎人一瞬间锋芒毕露!手臂被瞬间紧扣,王耀在意识到之前就被狠狠掼回了沙发。该死,该死这家伙是动真格了!心中警铃大作的王耀凭着本能拼命挣扎,可室内工作者哪是橄榄球新星的对手!下半身被双腿锁死,胸口被胸膛压制,脖颈被一把揽进肘关节而双手只能徒劳的在脊背上挣扎。格斗术!狐狸听见来自大脑的叫喊:你大意了!他是个猎人!再怎么年轻莽撞经验不足他也还是个猎人,你错不起但他可以!

       “有一件事情你弄错了,耀。”阿尔弗雷德将头埋进王耀的颈窝:“我并不喜欢数据理论,也不认为数据就是我。”状似无意的将呼吸喷洒在王耀的耳廓上,感受到身下人身体的抗拒后阿尔稍稍放开了他:“数据是什么东西?能运动吗?能吃饭吗?能减肥吗?有五感吗?不能,没有,人们想像中那些自由的美妙对数据本身毫无意义,没了身体的数据不是『我』,它什么都不是。”

      “但如果身体可以被复制呢?”是王耀有些闷闷的声音:“如果未来的某一天科技足够发达,能够记录下某个瞬间你的身体所有的信息,并且根据这些信息重新制造出一个『你』呢?你也会这么想吗?”

      “海森堡,你知道的。”

      “经典力学也曾自认为是一切的法则。”

      “这不一……”

      “当它一样。”

        阿尔弗雷德有一瞬间错觉自己听到了哭腔,被捕获的狐狸声音里带着恳求:“当它一样,好吗?从哲学的角度来看,或者就当这件事是可行的,假如测不准原理某天被证明有局限性然后有人利用你的数据复制了一个人,那么被复制的那位还是不是『你』?”

      “要我说的话,不是了。”

        狐狸身体一僵,于是猎人几乎是爱怜的抱起了自己的战利品:“这就像是细菌,从一个分裂成了两个。一样吗?当然它们一模一样,但都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啦。”阿尔弗雷德打量着王耀,漂亮又骄傲的狐狸此刻正紧闭双眼。“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我想你应该能理解。嗯,怎么说呢?复制完成的瞬间,数据就开始变化了。那位复制品先生只是一个随着『经历』的不同,和我的相似之处越来越少的独立个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没有回应,狐狸闭着眼。小猎人安静而耐心的等待着,一言不发。

      “……我明白啦。”极轻的叹息声,琥珀色的眼睛对上蓝色的:“但我还是想问你,阿尔弗,你刚刚提到了『不同的经历』。可是如果被复制的时候,原本的你就被毁掉了呢?你该怎么判定『不同』?”

      “你不想明白,耀。”橄榄球手将黑发的上班族揽紧了些:“我避开了这个问题,因为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非要我说得这么明白吗,耀?这个问题,和我的世界,并不兼容?”

      “……”

        回应他的是肩膀上报复性的一口。咬得很深,非常用力,也许见了血。不知过了多久这骄傲的狐狸放弃般的放松了身体,落在年轻猎人怀中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家兽。

        猎人真心实意的微笑起来。

        夜还长。


――Fin――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