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阿掌

我是魔鬼哦。

【露中】逆时症患者

    *非国设,酗酒作家露&工薪族耀的故事,有少年阿尔友情出没和一句话隐米英,阿米好像OOC了
    *一如既往的啰嗦和烂尾,故事节奏把握不好的同时还加上了设定BUG
    *逆时梗来自很久以前看过的某短篇小说

              这样也可以吗?

       那来吧……


        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时间开始倒流了。

        他是在一次与爱人的争吵之后陷入这奇怪的时间流的。他记得那天深夜自己踉踉跄跄的回了家,在自家爱人近乎漠然的注视中砸碎了一切然后倒头大睡,睁开眼睛时却看到了完好玻璃上跳跃的阳光。

      “……耀?”

        他有些不确定的唤出声来,但一股奇怪的笃定感告诉他不会有回应。他坐起来,眼睛像是早知道有什么存在一般的看向身旁,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一张便签。

      『今晚我们好好谈谈,然后就此分开吧。』

        伊万有些失神。不是因为纸条本身的内容,让他感到荒谬的是睁开眼睛之后的这一系列场景。他都经历过,这些都是是酗酒那天早上的他的所见,当晚他因为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好好发了场疯。

        怎么回事?

        他起身穿好拖鞋然后走下床,在迈出卧室门口的时候深深吸了口气。一切都还完整着。他环顾四周,目光在落到餐桌上之前止了步。他还记得那天早上耀在餐桌上放的是两个肉松面包。目光扫过去,肉松面包两个。

        怎么回事。

        伊万回到卧室,换衣,洗漱,在完好无损的镜子前刮着完好无损的胡子。荒诞。满溢的荒诞感取代了上一次此时此刻纯粹的怒火。他打开电脑,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操纵鼠标,果不其然看到凭空少了一份文档。一万多字,这是他昨天的狂怒之作而敲完之后他立马发了一份给耀,现在它消失了。

        伊万的内心泛起微妙的庆幸。

        好像也不错。

        他嚼着面包开始一天的工作。并没有感受到上次那样的惊惧与狂怒,于是脑中的缪斯打开了温柔与恳切的盖子。这样好像也不错,他这样想着以至于没发现自己立刻就接受了这个充满荒诞的情景。一次重来的机会,他想,他可以把这封满载温情与理智的信件发给他的爱人,这样他们就可以好好谈谈而不是像上次那样把见面变成一场纯粹的兽性发泄。对,他们两个可以好好谈谈,没有酒精没有发疯的熊,两个成年人的对话。

        也许这样就可以挽回点什么。他这么想着,以至于按下发送键后甚至没有立刻冲向伏特加。

        可耀没有回来。

        他的爱人没有像他记忆里的那样回来,俄罗斯人在沙发上熬了一宿。睁开眼睛时困惑的北极熊又一次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的位置有个浅浅的凹痕,他走出卧室门,耀刚好把红豆面包扔到桌子上。

     “早。”伊万鬼使神差的说。

       耀没理他,转身出了门。但伊万确信他转身的时候稍微瞥了自己一眼,他歪了歪头,果然在关门声传来之前听到了一声叹息。

     “别就吃这个,还有少喝点酒。”

       好极了,上一次没有这句话。



       于是这荒谬而趣味的游戏就开始了。每天晚上闭眼之后伊万会在脑海中快速的将上一次发生的事情过一遍,再放心的将自己交给睡眠。他依然有酒瘾,但不再像上一次那样发展到嗜酒如命的地步。他变得早起,有时甚至早到身边人还在熟睡的地步。他开始试着玩笑,温存或是准备早餐。他甚至背下了自己的全部作品然后每天在电脑上敲击一两节,并且习惯于一觉醒来后再看着它消失。就这样一天,两天,他和耀的身体向着青年的身体转变。伊万感到他的酒瘾一天天的小下去而耀对他的态度一天天的好起来,他乐在其中。

      『我得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当然啦,作为一个称职的小说家,伊万有这个念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这经历太奇异也太珍稀,他的理智不是没有警告过,但兴高采烈的灵感们显然没给理智反驳的空间。管他呢,灵感们说,你已经做了很多改变未来的事情,早就不差这一件啦。

        于是他新建了一个文档,并且用去了那一天几乎全部的时间。喷涌而出的灵感带走了他的全部精力。他睡得昏沉,醒来时却立刻发现了什么不对:手机像是掐准了时间一样的狂叫起来,有个少年的声音对伊万说他们得谈谈立刻马上。

        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了。

        他成了大作家布拉金斯基。


     “我们是一路人,布拉金斯基先生。”

        这是少年见到伊万之后的第一句话,在当地最大的一家书店里。他的身后是放满大作家布拉金斯基作品的一整排书架,伊万注意到少年的湛蓝大眼睛和挺拔呆毛,还有书架旁边的广告板上『开创性文体!超真实逆流叙事』之类的鸡血文案。

      “咳。”少年咳嗽了一下。

      “啊啊,抱歉你继续。”

      “您也许希望我长话短说,布拉金斯基先生,但这解释起来有些麻烦。”少年的声音里有种不属于这个年龄的郑重:“是这样的,原谅我冒昧的在拜读了您的作品之后立刻联系您,它让我确信我们都是逆时症的受害者。”

      “逆时症?”伊万重复了一遍,心里已经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是的,逆时症。”

      “我们得换个地方。”


         他们在伊万以前(还是以后?)经常光顾的酒馆里落座,两个人的面前都只有柠檬水(老板娘倒是问过伊万,被伊万一句『时候没到』给笑着拒绝了)。少年有些担心的环顾四周,在得到伊万“这里什么都可以说”的保证后才重新开口。

      “您的感情生活不太好。”

        用的是陈述句,伊万微微点了点头,于是少年似乎是得到鼓励般继续说下去:“您很爱他,而他也很爱您,您们被彼此的闪光吸引到一起――”

      “等等打断一下,”伊万说,“没必要用敬语来恶心我,还有你知道是『他』?”

      “大作家布拉金斯基的生平八卦,小薄书上可都写着呢。”少年露出个狡猾的笑来。“我可以继续了吗?”

        伊万点头,于是少年啜了口柠檬水:“你们就这样在一起了。你们以为能凭过人的才华和对彼此的爱一直走下去,但生活是台无差别的理想收割机。他放弃了,妥协了,开始试着向生活低下头但你没有,于是你的天才叫嚣着这个逃兵不再值得你去爱――”他顿了顿,再开口时声音带了点哽:“但理智告诉你,他不低头你们都得死。”

      “理智还说其实你才是那个逃兵,你不胜其烦于是开始试着拿什么东西躲躲躲?”伊万有些烦躁的接话:“好啦,哭兮兮的自我剖析结束啦。你用一个电话把我叫出然后来说了一堆情感八卦小薄书上都有的废话,不知所云就算了可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叫什么!”他对老板娘招招手叫来了一大杯酒,在猛灌一口之后整个人身体前倾:“我想知道的是和那什么逆时症有关的事情,所以拜托别再说什么其它的了好吗? ”

      “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曾经是个侦探――”

      “好极了,至少现在我知道了你为什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讥讽,他的语言被斜窜出来的『刻薄』替换。该死,这可不行。察觉到自己失控的苗头后伊万又一次拿起杯子狠灌两口――去他的,让酒精引起的火焰去和内心的战斗吧。

      “抱歉。”目睹全程的少年不动声色。

      “别说抱歉……”在酒精的作用下伊万松弛下来,“说你能帮我。”

      “我能帮你。”




        琼斯没有说谎。

      “首先我劝你不要去看那本书,然后我建议你继续写。”他说,“不去看是因为它随时可能因为你的经历而变化内容,继续写是因为如果你停下来,『我们认识』这件事也可能被改变。”

        伊万点点头。

        为了防止留下物理痕迹,这些日子里他们都是约定好时间面对面交流。同病相怜的感觉让他们像是好友般彼此敞开,于是伊万知道了阿尔是一对双胞胎中的弟弟而阿尔知道了耀在厨艺上的造诣令人惊艳(并且似乎对此羡慕不已)。他们什么都聊,但最多的还是关于逆时症的,比如逆时症的成因,恢复的方法或是发现自己时间逆流时的体验。啊,重点是恢复的方法。

      “其实很简单啦。”阿尔弗雷德一口咬上伊万买给他的雪糕,逆流到底还是让他孩子气了不少:“你只需要把上一次那些节点类的事情好好重新做一遍,做完你就可以回去了。”

      “节点?”

      “对啊,只需要节点,对你和他的关系影响比较大的那些事情~”他将几口制造出来的雪糕棍子扔进蛙嘴造型的垃圾箱:“像我,只要再搞定上星期的升学考就可以了!”

      “听起来很简单,因为答案已经出来了。”伊万随口挖苦道。

      “才不简单好么?!”,阿尔立刻回击:“我得保证自己的成绩和那个粗眉毛完全一样!那些东西我早都忘光了!”他的声音突然地小了下去:“而且回去之后,就又得面对那一地鸡毛……”

        伊万点点头表示感同身受,他明白这种感觉。逆时症给他这种人的副作用之一就是“一切都在变好”的错觉,哪怕知道故事的真实走向,也不妨碍他上瘾并沉溺其中。

      “可我必须回去。”

        伊万愣了愣。

     “英雄得直面并解决问题,这可是我从小到大的信条嘿!”他说着大力拍了下伊万的背:“也祝你早日回归!”

        回归……吗?

        脑海中有什么呼啸着疾驰而过,最后却只留下那双漠然的眼睛。明明现在是青壮年,伊万却被他这一下带得差点摔倒。

      『我真的,该回归吗?』



      “回来啦?”厨房里探出一个黑色的脑袋:“今天看到什么好东西啦?”

      “看到你了。”伊万笑眯眯的说。

        于是王耀笑骂了几句就将头缩回去,伊万听见他小声的惊呼着什么过了火。他看向厨房,知道里面有一个快乐的对未来充满希望的青年,他的爱人此刻幸福饱满而完整。

      『我将毁了他。』

        那双近乎漠然的眼睛一直注视着伊万,伊万将头埋进手掌。

      『我毁掉了他。』

        距离最后一次见到阿尔已经有些年头了,最后的几个节点在向他招手。

        迷茫与日俱增。



     “伊万你最近好奇怪。”

        是耀的声音,随后一个绿封皮的厚本子空降到他面前晃个不停。伊万回过神,正遇上王耀收了本子,琥珀色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没有吧,应该是错觉。”

      『嗓音里还得加点无辜。真可悲,第一反应居然是试图搪塞。』

      “是吗?”

      『耀显然不信。也是,这时候的他还机敏得很。』

        然后就被王耀干脆利落的一本子拍上脑袋,琥珀色的眼睛里带着点得意与狡猾:“还说没有,”他说着就咯咯笑了起来:“你最近总在发呆,想什么东西呢这么投入?”

       “啊……那个,我在构思一个新人物的设定啦。”伊万挠挠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

      『在想你,在想你。』

      “欸欸新人物?!”王耀的眼睛几乎是立刻亮了起来:“男的女的?胖的瘦的?会在第几章出场会跟主角有很多互动吗?快点快点写出来快点借我看啦!”

      “我还没想好啦……”

        太好了,注意力被转移开了。伊万在王耀兴奋的碎碎念中伪装出开心的无奈来,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生长。

        自己和王耀是因书而结识。

        那么……

        他将目光投向那本绿封皮的本子,里面藏着的是自己作家生涯的开端,半个少年时代的心血。

        好像也不错嘛。



        最后一个节点来了。

        伊万很快就能治愈自己的逆时症了,现在他只需要等待。大学阅览室里专注思考剧情的青年会吸引到一位路过的青年,然后是一瞥,驻足与灵光一闪,开头的幸福和最后的苦涩。

        伊万在等待,时钟走到九点三十分。

        他忽的站起身来,拎起面前那本还带着新鲜笔迹的绿封皮本子,走到垃圾桶旁将它撕了个粉碎然后大踏步离开。

        黑发的青年与他擦肩而过。

        时间继续逆流。


――Fin――

评论

热度(22)